pk982游戏网

舌头伸到花缝里:男人需要推油

 虽然比王建设的大黄瓜小了一些,却比周小庄的大不少,她想起抽屉里有很多小雨衣,便拿着茄子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给反锁上。

 

她三下五除二的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盒还没用上几个的小雨衣,利落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雨衣,然后小心的套在了茄子上。

 

孙桃桃的心紧张不已,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变得如此羞耻和饥渴,用茄子代替那个,臆想着是自己男人的大家伙。

 

 文学

她躺到床上,慢慢的将红色的小裤脱下,两腿岔开,双腿微微弓起,白皙的手指伸到两腿之间。

 

她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秘密花园,发现竟跟决堤了般,下面还酥酥麻麻的,她便将套着小雨衣的茄子拿了起来,慢慢的朝着自己的下面塞了进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大茄子竟是如此容易的进去了。

 

进入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那股快感闷哼了一声。

 

可是这个感觉和王建设的大家伙相比好像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什么。

 

此刻已经找不到其他代替物品,孙桃桃只能将这个当成王建设的大家伙。

 

她开始慢慢的进出,然后将速度慢慢加快,好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快感。

 

如此快速的运动着,孙桃桃发觉这感觉也不差,不过她心底还是对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比较渴望

 

孙桃桃正玩弄的舒服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了开门声,紧接着何玉兰的声音响起,“小桃,你在哪呢。”

 

孙桃桃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突然回来的何玉兰将她吓的赶紧将茄子拿出来,快速取下茄子上的小雨衣,将小裤朝着床褥下一塞,小雨衣丢进床底,过去打开房门。

 

“玉兰,你回来了。”脸上笑着,心底却很不是滋味,觉得特别难受。

 

何玉兰看到孙桃桃的样子有点怪怪的,脸颊绯红,心底狐疑起来。

 

但她并没有揭穿孙桃桃,将脚下的鞋子脱掉,“太热了,拽着建设去公园走了一圈,累死了。”说完朝着房间走。

 

孙桃桃应了一声,抬头时正巧和王建设四目相对,她慌张的低下头。

 

她刚刚可拿着茄子当人家的大家伙,臆想着跟她办事呢,心底多少有点心虚,害羞的转过身子,小跑回房间,心紧张到不行。

 

她才进去,便看到何玉兰跟个福尔摩斯一样在屋内到处乱看乱晃。

 

孙桃桃的心一下子变得紧张不已。

 

她是看出什么了吗?

 

孙桃桃心底担心,何玉兰已经好奇的朝放在床上的那根茄子走了过去,她拿起来看了两眼。

 

“亲爱的,这里怎么有根茄子,还油油的。”

 

孙桃桃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忍不住偷偷庆幸,她刚刚机灵的将小雨衣给扔到了床底下,不然就被何玉兰给发现了。

 

却不知凭借何玉兰老道的经验,她一眼就看出那根茄子上的油是什么油。

 

“哦,我本来想做饭来着,可是我发现我不会做油淋茄子,所以就拿着茄子搜做法,这不还没来得急去做,你们就回来了。”孙桃桃解释道。

 

可说出口后孙桃桃就后悔了,她都觉得这个理由扯蛋的很,但是除了这个荒唐的借口,她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何玉兰像是听懂了一样,拿着那茄子看了两眼,戏谑的说:“哦、这样啊!我看这油淋茄子还是别吃了,我发现这茄子已经被一张嘴吃过了。”

 

她扔掉了茄子,朝着孙桃桃扑了过去。

 

“说,快说,你是不是寂寞了。”

 

何玉兰的手不停的挠孙桃桃,继续问:“你家小鲜肉看起来那么壮实,你咋不试试。”

 

孙桃桃的脸蹭的一下,红的跟苹果一般,狠狠的瞪了何玉兰一眼。

 

“去你的,就会瞎说,你要觉得他壮实,你去。”

 

嘴里那么说,孙桃桃心底却很难受,她何尝不想,可是那是自己闺蜜的弟弟啊!

 

何玉兰心中一乐,暗自道:“哼,这么好的东西,老娘早就得到了,还会等。”

 

不过,她却没敢告诉孙桃桃。

 

两个人继续打闹,可何玉兰的话,如同一颗种子,种在了孙桃桃的心里。

 

起初这颗种子安静不动,孙桃桃想着等老公回来了,她就更加不会那么想了,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错了。

 

这一天周小庄根本就没有回复孙桃桃,而是第二天中午才回孙桃桃的消息,说是太累了。

 

而且周小庄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过几天就回来,直接变成了不确定。

 

孙桃桃觉得周小庄好像变了,甚至觉得周小庄在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变得如此的不在乎她。

 

起初孙桃桃很生气,可是后来她反倒很希望周小庄在外真有个人,这样她心底的罪恶感就没了。

 

这几天她快被钱有福缠疯了,也越来越想王建设的大家伙。

 

想着周小庄在外玩的嗨皮,她也可以在家放飞一下自己。

 

这天,孙桃桃和赵泉还有钱有福一起出去吃饭,孙桃桃又喝多了一点,钱有福因着家里有事回了家,她便一个人回去。

 

走在马路上,孙桃桃发现她脑海里有个想法居然越来越强烈,她竟特别想去和王建设睡一觉。

 

她想努力将这个想法忘掉,可是她完全做不到。

 

回到家后,孙桃桃蹬掉鞋子,朝着客厅内走,看到王建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建设,你看电视啊,玉兰人呢。”

 

王建设看着满身酒气的孙桃桃,又心疼又无语,一个女人总喝成这样,肯定心底有什么事情,他不好多问,只能憋在心底。

 

“何姐今天有事,说不回来了。”

 

孙桃桃心中一惊,想着这是不是上天给她和王建设的一次机会。

 

每次和王建设差点发生关系,不是喝多酒了就是打雷,这次她能不能也装作喝醉了,和王建设发生点什么。

 

孙桃桃的脑袋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差不多了,加上她心底一直的期望,她大着胆子走过去挨着王建设坐下。

 

“建设,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王建设心里一紧,这是想赶自己走吗?

 

“还行,下个月就考试了。”

 

孙桃桃一愣,下个月?那不就是说,还有二十几天他快要走了?

 

王建设见她呆住,刷的一下站起身,说:“孙姐,你等下,我给你买了礼物。”

 

孙桃桃见王建设跟火烧了屁股一样的离开,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不一会儿,王建设手拿着一个包装袋走了出来,递给了孙桃桃。

 

“这是我买的,你可以随身带着,防身。”

 

孙桃桃一看,原来是瓶防狼喷雾,心里变得暖暖的,整个身子下意识的靠向了王建设,心底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都冒了出来。

 

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一个在乎她的人,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建设,小庄出差都快一个月了……”

 

后面的话孙桃桃没有说,也不能说,没证据的事情,就算怀疑又有什么用,更何况她也对不起周小庄了。

 

王建设一下子慌了,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孙桃桃哭,喜欢的人哭的梨花带雨,王建设整个人有点手足无措。

 

他想将孙桃桃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下,却又怕孙桃桃误会,急的就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虽然不知道孙桃桃和周小庄之间怎么了,还是尽量安慰。

 

“何姐,你别哭了,还有我陪着你。”

 

心底却想着,周小庄没回来,孙桃桃肯定受不了寂寞,他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上次孙桃桃和周小庄视频的画面他还赫然在目,他觉得与其便宜了外面的那些野男人,还不如他自己来呢。

 

如此一想,王建设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他将孙桃桃抱在怀里,轻拍着孙桃桃的后背。

 

孙桃桃哭的很伤心,身体不停的颤动着,那对圆润的丰满挨着王建设大腿,王建设被摩擦的很快就有了反应,大宝贝一下子翘了起来。

 

孙桃桃感觉到一个炙热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圆润的丰满,心中一喜,知晓是王建设有了反应,她假装没看到,身子还朝着王建设的怀里拱了拱。

 

柔软在怀,王建设非常的兴奋,但还有一丝顾虑,不敢对孙桃桃有过火的行为。

 

这可是他姐姐的朋友,也是他的姐姐啊!

 

孙桃桃见王建设不动,也不着急,她继续颤抖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圆润的丰满不停的摩擦王建设的大宝贝。

 

那天的茄子她不想再要了,她就想试试这个真实的大家伙。

 

很快王建设被磨蹭的下面胀疼,他的理智渐渐流失,迫切的想要,他快要发疯了!

 

看着孙桃桃喝的酒不少,他的胆子大了很多,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孙桃桃的后背和大腿。

 

细腻滑嫩的感觉,一下子将王建设体内所有的渴望都给勾了起来。

 

他不知晓孙桃桃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只想和孙桃桃发生点什么。

 

“孙姐,走,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孙桃桃并没有拒绝,整个身子被王建设抱着,她还故意将身子朝着王建设的怀里缩了缩,静静的听着王建设的心跳声。

 

那噗通噗通的狂跳声,可以看得出王建设此刻很紧张。

 

孙桃桃像猫儿一样用脸蹭了蹭王建设的胸膛,害得王建设的大宝贝兴奋的抖动起来。

 

来到房间,王建设轻轻的将孙桃桃放到床上,谁知孙桃桃抱着王建设的腰不松手。

 

王建设一动,反倒被孙桃桃的胳膊带的整个人直接朝前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压在了孙桃桃身上。

 

王建设吓了一跳,生怕孙桃桃突然醒过来,骂他是个色狼。

 

正准备起身,孙桃桃的手伸过来捧住了他的脸,孙桃桃眯着眼妩媚的说:“别走,别走好吗?”

 

王建设那张英俊的脸被孙桃桃那双小手捧着,心底仿佛盛开了一朵花,美极了。

 

“我不走,我不会走的。”晕乎乎的答应着,完全忘了自己是谁。

 

孙桃桃小脸红扑扑的,眸底全都是情愫,嘟着樱桃小嘴命令:“亲我。”

 

王建设整个人都懵了,他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晓孙桃桃是真醉了还是假醉,孙桃桃让他亲,他便将嘴巴凑了过去。

 

很快他的嘴堵住了孙桃桃的柔软,两个人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吻的一发不可收拾。

 

王建设吻的意乱情迷,他的手慢慢的去脱孙桃桃的衣服。

 

没一会儿,就把孙桃桃的衣服脱完了,露出两个雪白的圆润的丰满,圆润的丰满被黑色的蕾丝小衣束缚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王建设迫不及待的揉捻了两下,便褪去那条落在腰际的裙子,将手伸向了孙桃桃的下面。

 

那里已经潮了一片,王建设随意的摸了两下,将孙桃桃的小裤脱下,继续抚摸。

 

身下的人被他摸的身子扭来扭去,娇喘吁吁,异常难受。

 

小宝贝,别着急,我这就来了。”

 

王建设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挺着大宝贝朝着孙桃桃的秘密花园顶去。

 

“唔……好,好大。”孙桃桃嘤咛了一声。

 

王建设立刻乐了,他就喜欢听到孙桃桃的叫喊声,“宝贝,都没进去呢,你就这么舒服了,等会还得了。”

 

孙桃桃娇羞不已,没想到王建设的家伙大到了这个地步,顶了一下都没进去,要是全部放进去的话,那不得上天啊!

 

“你可真坏,刚刚都弄疼人家了。”

 

王建设尴尬的笑笑,“没事,这次我们慢慢来。”

 

他用自己的大家伙慢慢的摩擦孙桃桃的神秘之处,想一点一点的进入,省得孙桃桃等会受不了他的大家伙。

 

孙桃桃被摩擦着,她体内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特别特别想要了,身体扭动,“唔,我,我要。”

 

小手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胳膊,紧张到不行。

 

心底很羞耻很害怕,可是此刻她的渴望已经占据了她的理智,她就想要。

 

王建设额头上的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次他加大了一点力道,慢慢的朝着孙桃桃的深处顶。

 

“叮铃铃……”

 

孙桃桃的视频电话忽然响了,将孙桃桃和王建设同时吓了一跳。

 

孙桃桃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是周小庄发来的,周小庄已经有两天没和她联系了,孙桃桃心底有些生气。

 

她看了王建设一眼,此刻想想,尽管生气她很生气,但心底还是很在乎周小庄,准备接视频。

 

王建设整个人也清醒了,看到周小庄的名字,他差点没腿软的晕厥过去,他可是差点在周小庄的房间给他给绿帽子。

 

他懊恼不已,想离开,孙桃桃却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手没松开。

 

“建设,我,我……不怪你,其实,其实我是……”故意的三个字,孙桃桃实在没脸说出口。

 

孙桃桃没说出口,王建设却明白了,心底多少有点错愕,看着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子,心里越发火热

 

“孙姐,你别说了,我都懂,而且我也喜欢你,但是今天……”

 

孙桃桃松开了抓着王建设的胳膊,他们心底清楚的很,就算他们彼此愿意,他们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

 

除非她和好友闹翻,王建设和他姐姐断绝关系。

 

王建设的心底既自责,又内疚,同时存着失落和开心回到了房间。

 

孙桃桃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接通了周小庄的视频,周小庄显得很开心,他告诉孙桃桃,他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孙桃桃心底也很开心,和周小庄聊了会才依依不舍的挂掉了电话。

 

视频里周小庄对她依旧关心和呵护备至,这让孙桃桃内疚的不行。

 

她长叹一口气,想着周小庄回来后不久,王建设差不多也走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吧。

 

王建设回到房间后却再也睡不着了,他努力的想让自己遗忘掉他和孙桃桃之间的一切,可是他就是忘不掉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影和那妩媚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此文由 pk982游戏网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游戏资讯 > 动漫 » 舌头伸到花缝里:男人需要推油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猜你喜欢

主人别用风油精疼呜呜/尚未发育粉嫩小缝

老王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黄琴的嘴巴跟脸擦干净,他深怕黄琴待会一个激动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关键部位,赶紧找了条毛巾捂住,这才敢跟黄琴说话。“黄…...

宝贝还痒吗想不想要:我和学长在学校做了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老张不免心动...

双手绑在头顶床头强行np:每天上班戴上贞洁锁

肖艾脸颊晕红,连忙底下了头,不知道杨烁是不是感应到自己心里想得一切了,如果杨烁也想的是自己得话多好? 而这时肖艾已经快忍受不住了,双手在大腿上乱捉。杨烁见肖艾坐立不安,便问:“肖艾同学,你身体不舒服么?” “没,没有。”肖艾结结巴巴道,可自...

鲤鱼乡花唇大开开宫口:好涨啊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

“啊……” 浴室内突然传来的一声痛叫,把正在看电视的江城吓了一跳。 暖暖不是在洗澡吗?她怎么了?!江城想也没想便冲进浴室,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呼吸一窒。 他的继女暖暖正坐在浴缸的边缘,俏脸扭曲,很是痛苦的样子。 玲珑的娇身寸缕不挂,肌肤胜雪吹弹...

他低头含入她稚嫩的:老师只好认命抬起

“小芸你别紧张,我捏你这里呢,是为了检查你有没有哺rǔ能力,要是以后你有宝宝了,你这里就发挥重要作用了。” 老魏温柔的说道。 “嗯,我知道。”董小芸紧张得发抖,但为了解开三年来的心结,她忍了。 老魏两手一起按了下去,一抓到两坨又柔又大的浑圆...

从厨房到卧室到浴室一路做:瓜破之痛

他手里现在有秦雨和校长胡来的视频,他觉得秦雨压根不敢拒绝他,不然的话,他把视频在学校一公布,秦雨就没脸做人了。但他还是忍住了,然后偷溜回宿舍睡午觉了。不过,他的脑海里面都是秦雨那衣衫凌乱的性感模样。下午的第一节课,是秦雨的英语课,一看到秦雨...

被男同桌摸下面很爽H文:早上被体内的巨大涨醒

她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大学英语教师,家教是她的兼职。在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单单靠着那点教师微薄薪资,已经很难维持平常生活花销。二十八岁的蒋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际,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女人味儿。皮肤白皙,粉面桃腮,一双迷人的杏眼,里面仿佛藏着一...

操处女新娘子小说:污文啊啊啊啊啊

正の点!!(愛情をささやく)激しい!!嗯~ ( ╯▽╰) 更新时间:2020-5-26 08:36:16 文章状态:已完结 (~~~超级HH慎入~~~) 很精彩!! 【言情经典】每次吵架都是床上解决,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

小妖精 跪趴 娇嫩 好紧小说:能污能让人下面湿的文字

扭头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顿时吓的一哆嗦,几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来不及多想,林逸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 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深处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的腰身,腾...

一晚上要了小姑娘:乖让它进去太想你了

碰到柔软的一瞬间,老杨浑身就好像电流击过一样,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这种久违的年轻的朝气,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快速流动起来,冲击着他每一个毛孔。“啊”感受到覆盖着的温暖,林雪儿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心跳有些加速。奇怪,自己平时洗澡的时候也会把手放在...

我把班长骗到家里:小说两性性交的故事

一阵尴尬之后,萧玉儿也没有马上离开,反正从后面细细的打量着肖章的身体。那古铜色的皮肤闪闪发光,上面挂着水珠,显得挺拔伟岸,没有赘肉的腰部充满了力量,往下又变得笔直修长,尤其是那两个大长腿,没有一块多余的肉……此刻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到肖章前...

车上快速顶撞:扣女人的扇贝

这闺女,发育得相当成熟,比起一些成年女性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次给小纯买衣服的时候,都得买大上一号,不然根本穿不下。 “好烦呀,真是累赘。” 苏小纯丝毫没有注意到父亲的目光,反而还当着老苏的面,就撩起白色的t恤,露出里面白花花的一大片。 ...

女友与黑人系列辣文:高肥老妇满足我小说

林小兰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买给她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

最无法接受的漫改真人作品投票出炉,它们都上榜啦!

所谓的“天下漫友是一家”,大概就是无论什么时候,即使对作品的见解不同,但在对某些事情的意见上,大家却又出奇地会保持一致意见:  比如说漫改真人版。  最近日本的投票网站GOORANKING就针对漫改真人作品做了个投票,让宅友们选出自己最无法接受的漫改真人作品。如今结果出炉,从...

《新干线变形机器人》&《EVA》新PV:各种名场面!

描写日本新干线的机器人动画《新干线变形机器人》和知名动画《EVA》展开联动,推出了一部全新特别预告片!大量的《EVA》名场面穿插其中,“陌生的天花板”尤为引人注目。为两部动画配音的知名声优三石琴乃和绿川光担任预告片的解说,整体效果还是非常棒的。而剧场版动画《新干线变形机器人》...

日本万物拟人化 日本清酒联合百位画师进行角色设计

日本的株式会社美少年为庆祝清酒“美少年”发售100周年,将与2020年1月1日联合超过100名创作者开展『名酒“美少年”×创造者』企划『蔵人美男児』。  这一企划以“向日本乃至全世界人民传达日本酒的优秀精妙之处”为主...

日清杯面广告《HUNGRY DAYS》X《海贼王》又来了

「HUNGRYDAYS」系列广告CM,相信很多小伙伴都不陌生今日,日清杯面在Youtube上发布了《HUNGRYDAYS》系列广告的纪念摄影,广告联动动漫《海贼王》。  《HUNGRYDAYS》纪念摄影X《海贼王》:日清杯面HungryDays联动海贼王  《HUNGRYDAYS》是日清杯面推出的系...

《航海王》20周年剧场版内地定档!时隔3年再次起航

《海贼王》20周年剧场版《航海王:狂热行动》正式宣布定档10月18日!  这部《海贼王》20周年纪念剧场版,也是继2016年《海贼王之黄金城》之后,时隔3年剧场版归来之作。影片以海贼、海军、革命军争夺霸权的祭典“海贼世博会”为舞台展开故事,路飞等人此次面临的强敌是罗杰海贼团前...

科幻动画名作《心理测量者》第3季OP“Q-vism”公开

今日(10月18日),官方公布了TV动画《心理测量者》第三季OP“Q-vism”,《心理测量者》是由虚渊玄编剧的经典科幻动画名作,自从第三季消息公开以来,就引起了不少漫迷的关注。目前官方公布了新PV,先一睹为快。《心理测量者》第一季和第2季是围绕着公安局刑事課一系的监察官常守...